fbpx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美国非农打包,联合国为全球发声,美国独自雨中跳舞?

上个星期的美股迎来过山车的走势。先是美国的制造活动指标和职位空缺数大幅低于市场的预期,投资者开始定价美联储可能会提早结束紧缩周期,再到非农就业数据超出市场预期,直接把市场的痴心妄想给打破,美股又再走跌。另外,各大机构组织都在下调明年全球的经济成长速度,联合国也出来批评美联储在经济下滑周期加息会导致全球陷入衰退。这时澳大利亚联储的加息低于市场的预期,全球央行根本在把投资者当人偶耍。

10月3日美国公布的9月ISM制造业指数跌至50.9,创下2020年5月的低点,低于市场普遍预期的52.4,同时也低过8月的52.8。美国的制造活动不及市场预期主要是受到新订单的下滑所致,这项指标从8月的51.3下跌至9月的47.1,来到疫情爆发初期的水平并跌入收缩的区间,显示出美国的制造业需求正在迅速走弱。与此同时,生产过程中所用的原材料价格指标连续六个月回落,创下2020年6月的低点,反映出全球经济衰退预期而导致油价和其他大宗商品的价格下跌,而ISM出口订单指标也创下两年来最大的跌幅。从上图大家会发现美国的制造活动已经非常接近停滞甚至要转向收缩,而欧元区和中国财新制造指标在几个月前已经跌入收缩的区间,反映全球主要经济体放缓的速度比市场预期中还要迅速,特别是欧元区饱受能源价格暴涨,以及中国受到动态清零措施所影响。同日,标普全球公布9月摩根大通全球PMI的数值来到49.8,低于8月的50.3,创下自2020年6月首都跌破50的荣枯线。

另外,美国劳工部在隔天发布的阅读职位空缺和人员流动调查报告 (JOLTS) 显示,美国8月的职位空缺数只有1,010万个,大幅低于市场预期的1,078万人,同时也比7月的1,120万人少了近110万个职位空缺。如果排除疫情爆发初期的数据,这次的下跌也是创下史上最大的降幅。职位空缺在2022年5月见顶,当时劳动市场有高达1,155万的职缺,目前已经是连续5个月下滑,同时我们也能看到失业人数的回升正在拉近与职位空缺的距离。即便如此,这两者之间还有大约600万人的差距,美国的劳动市场还是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只有这项数据出现明显的下滑,平均时薪的增长逐步降温,通胀压力才会得到缓解。

在ISM制造业指数和职位空缺的数据出炉之后,美国股市连续涨了两天,美元指数大幅回落。同时2年期和10年期的美债利率也在当天分别跌了25和28基点,几乎抹去美联储自9月加息75基点之后的涨幅。2年期美债利率和美联储的基准利率高度正相关,而美债利率的狂泻代表市场自己先把加息预期下修25基点。这也表示市场正在反映美联储的快速加息和美国消费模式的转变已经让经济前景黯淡,并预计美联储可能会提早结束加息周期。当时开始有交易员下调对美联储紧缩政策的预期,并再次押注美联储最快会在明年5月降息。

很多投资者都会用美联储不能忍受股市下跌,在经济放缓时必定会改变政策。但在过去几个月的市场变化我们看到,没有任何东西能动摇美联储第抗通胀的决心,而这些押注美联储明年降息的投资者很可能会失望。如果对照美国从1970至2022年所经历的加息周期会发现,除了前美联储主席沃尔克在1980年暴力加息之外,其他加息周期的时间都比较长且温和。即使这波加息比较陡峭,如果按过去的加息周期观察,恐怕这次连半路都还没到。

近期也陆续有鸽派的美联储官员出来给市场泼冷水。在2024年有投票权的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表示,美联储有必要激进加息,把利率调高至限制性的区间去遏制通胀。他预计直到2024年,美联储的加息道路都不会转向,同时也直接否定明年会降息的预期。另外,在2023年有投票权的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也明确告诉媒体不会那么快降息。他警告美联储不要过早扭转货币政策路径,同时明确表示我们不应该让经济疲软的出现阻止我们降低通胀的努力。博斯蒂克希望美联储到今年年底将政策利率上调到4.0% – 4.5% 的区间。

美联储官员鹰派的言论出街之后,降息的预期被浇灭。另外,作为五眼联盟之一的新西兰央行也在10月5日宣布加息50基点,把利率从3% 提高至3.5% 符合市场预期。这已经是新西兰央行连续5次加息,创下2015年4月最高的利率水平,并暗示未来还会加息。我和大家深入探讨上述观点主要是带出美联储不会轻易改变这波紧缩政策,即使当中出现市场情绪反复,但终点还是没有改变,那就是即使经济衰退也要加息紧缩。我多次提到美联储最讨厌的就是市场预期到美联储的预期,如果市场在这时就把降息进行定价,通胀是不可能放缓。

央行的职责是进行逆周期操作,也就是在经济过热时紧缩,经济放缓时宽松。但目前美联储是顺周期操作,也就是在全球经济摇摇欲坠时还在大力执行紧缩政策,这也招来联合国的警告。联合国贸易及发展会议 (UNCTAD) 表示,若美联储和其他央行还在持续加息,这可能会把全球经济推向衰退并陷入长期停滞。联合国也下调了今年全球经济成长至2.5%,低于3月时预估的2.6%,而明年的成长更是趋缓至2.2%。报告也指出美联储每加息100基点,会使其他富裕国家在三年之后的经济成长降低0.5%,贫穷国家更会下降0.8%。另外,世界银行也加入看衰经济前景的行列。世行的模型预估,如果全球央行要让通胀降至他们的目标范围,他们加息可能让利率最高升至6%。其报告预计,2023年全球GDP增速将放缓至0.5%,比联合国更加悲观。这些模型其实都在暗示,投资者需要关注并不是加息的幅度,而是经济衰退所带来的企业盈利收缩的阶段。

最后谈谈今天的主角美国的非农就业数据。美国9月的非农就业人口新增26.3万人,超出市场预期的25.5万人。另外,失业率再次走低至3.5%,低于市场预期的3.7%,同时平均时薪稳步上涨,9月平均每小时工资同比增5%,但低于市场预期的5.1% 增幅。很显然这并不是美联储希望看到的就业报告。数据公布之后,基本上美联储在11月加息75基点已经是板上钉钉,而芝商所得美联储观察工具显示目前加息75基点的几率已经高达75%。就如我刚才所提到的,唯有让就业市场大幅降温才有机会把通胀给拉下来。我们不要去精准预测美国未来的经济数据,但是我们要知道美联储的终极目标,那就是除了抗通胀,就是要通过这波地缘政治的冲突削弱欧盟和中国的势力,而激进的货币政策正式美联储所真正需要的。